冬雪飘来从远方寄过的思念,接过一片,不禁热泪盈眶。万千思绪,随着冬日初雪,飘回远方,飘回儿时,飘回那故乡,飘回他的身旁。

儿时,故乡院儿里的菩提树下,他教会了我向前走。

“向前走啊!没事儿的,甩了怕啥。”我木木的站在菩提树下,似乎是要迎接我迈出人生的第一步。

一岁零三个月那年,是他教会了我不惧怕的向前走。那时,向前走的信仰就已扎根于我幼小的心灵。

再听到这句话,已是两年零八个月以后。

记得那天一早,他就赶了个早集,没了许多我爱吃的东西,不一会儿又去忙活张罗我的新衣。哎!是夏季,又没到春节?我问他:“为什么?”他笑着说道:“向前走,哈哈。”多半搪塞我,就这样他忙活了一上午。直到下午三点多,他接到电话后的哽咽,我才明白了一切。原来父亲要把我接回更好的地方去上学,我要离开他了。他擦了擦红着的眼眶,点了支烟,淡淡说道:“是啊!孙女将来要赚大钱,不能屈在我老头子身边,出去见见大世面吧!向前走……”

那句向前走竟如此意味深长,向前走,让我莫名的成长。

每每当我受到挫折和不快乐,总爱打电话给他。爱听他唠家常,用一口淳朴的河南话说道:”向前走……”

回过神来,初雪已纷纷。拭了拭眼角滑过的泪珠。远在故乡的他,是否在初雪之时加了棉衣?

坐在考场上,写到他竟不知从何下笔,也许,是因为他是信仰的原因吧!

放心吧,爷爷,我会带着嘱咐,向前走。

因为目标在前方,因为你就是信仰!因为我会一直向前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