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爸爸,我饿了!”躺在床上的我不自觉的说出了这句话,连眼睛都没睁。妈妈因为忙,好几天不在家了。还没等到回应,便又迷瞪了。这样迷迷糊糊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终于彻底醒来,刷牙洗脸。

来到厨房,锅,一干二净,碗一干二净,心里不免有些失望,“唉,难得假期多睡了一会,连早饭都没得吃。”叹了一口气走到了客厅,躺倒在沙发上,隐隐约约间感觉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缕热气!是我看错了吗?立马坐好,看见桌上有一碗面!可是为什么是热的?想不了那么多了,肚子早就“咕咕”叫了,于是飞速扑到了餐桌上。

我看见翠绿的青菜,一颗金灿灿的煎蛋,旁边还撒着一些切碎的小葱。用筷子夹起面条,吸入肚子,胃中那份空荡立马散去,狼吞虎咽之后,只剩下一碗汤,热气没有那么浓了,穿过那层水雾,我方才看见桌子上的一张便利贴。手伸上去,揭了下来。“假如面凉了就用微波炉热一下,别吃凉的!”透过随性的字体,我仿佛看见了爸爸出门前的手忙脚乱,他知道我最爱吃面条,又似乎专门等我起床而延迟了上班的时间,最后实在等不了才匆匆写下那串盘蛇般的字。一定是的,面还没有坨。心里一阵暖流,又转回那碗几乎没有热气的面,轻抿一口,温温的,咋这么好吃呢?又回想到,平常爸爸做饭时,我总是嫌弃“饭太多了”“菜还是生的”“煎鸡蛋还没熟”现在这碗恰到好处的面,为什么这么好吃?爸的厨艺见长了!想到这里,便捧起汤碗一饮而尽。放下碗,碗底的花纹一朵特别精致的玉簪花,我的视线有点模糊,这是爸爸专门给我买的,快五十岁的人了,平时也不太在乎什么花花草草,为了迎合我的爱好,硬是在超市选了半天,才选到符合我的审美的碗。

一碗面,让我看见了许多。